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空间,我的家

一个普通人对生活的感悟与思考

 
 
 

日志

 
 

走了《读书》,来了《读库》  

2010-12-02 13:57:58|  分类: 读书笔记(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了《读书》,来了《读库》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从事务所出来顺路去报厅取了6月份的《读书》,打开就习惯性的寻找丁聪的漫画。不知是什么原因,没有了。而5月份同样也没有,我有些纳闷了。我从1997年开始订阅《读书》,虽然其中中断了几年,但算起来也有很多年了,这么多年习惯了拿到新一期的杂志后,先看丁聪在封二的漫画,而现在突然没有了,感觉有些不习惯。后来,才知道丁聪已经在5月份离开了我们,忽然觉得这可能对《读书》来说,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了。

我已经订阅了很多年的《读书》,前几年还颇有些闲情逸致来读这些东西。据说,此杂志相当哲学。而今,能够清晰记得的文章似乎不多,汪丁丁的《教育的问题》应该算是相当深刻的,关于乡村教育的现状,钱理群也有同样相似的论述。汪丁丁的嵌入式分析至今能够回忆起来,深刻之处就是揭露了当今教育的现状、病态。也就说,即使如这样的文章,也只能解释之,并不能解决之。这就是问题的实在性,这样的杂志:以书为中心的思想刊物。应该也算中规中矩。

不过,最近几年我越来越不喜欢它了。仔细想来,有很多期可能只是看了里面的几篇文章,有的甚至只是大略翻阅一下,而之所以坚持订阅它,可能更多的是一种习惯了。至于原因,可能是感觉越来越看不懂了,不懂的原因在于其语言的艰涩,新型词汇不断涌现,我开始怀疑这本杂志针对的群体了。这仅仅是形式上的瑕疵,而在内容上,《读书》的安排从先前的知识分子集体意淫到如今连淫的迹象都消失殆尽了。当然,用“淫”这个词显得太不正经,算是一种调侃的说法吧。基本上,新的一期来了,我只是大略翻阅一下,吸引我的文章已经消失在无尽的地方,让我难以找寻。当然,这可能和我的水平,以及现在的状态也有一定的关系吧。好像变得越来越庸俗了!

有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一个朋友那里看到了张立宪主编的《读库》。

记得在一个读书论坛曾经有人说,读书,读库,读品,乃是知识分子高品质的阅读杂志。这三读中,《读书》已经不适合我了。而《读库》,我觉得首先就是泛着淡淡书香的装帧,很能够吸引我的眼球。有时候觉得就像一个人一样,朴实无华的外表往往比浓妆艳抹要来得好些,当然,这只是对于我这样的人,别人我不了解,没有发言权。

再来说说里面的内容,内容决定的是品质。《读库》里面的文章,作者并没有什么社会名流,也不是什么广为人知的人物,有的甚至还有些卑微,但决不卑贱。作为主编的张立宪,选择稿件的标准据说就是百度、谷歌上搜索不到的。其实,单单搜索不到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稀奇的就是内容是闲逸的事情,并且这些闲逸的事情具有相当重要的史料价值,而激烈变革的社会,在快速行进的过程中似乎已经有意无意把这些内容淡忘了。它们逐渐远离了我们的视线,让原本真实的历史变得支离破碎。

这个时候,真的该感谢《读库》,它并不针砭时弊,可是它提供给了人们静静思索的机会;它并不愤世嫉俗,但是它能让读者懂得理解的重要性。跟《读书》比较起来,我用简单的词语来概括,那就是:比较有趣,比较耐读。每篇大约几万字篇幅的文章,真正能够把你带进享受阅读的快感之中,而不是简单的为了获得知识。

仅记于2009年06月30日23时45分。

后记:这是去年写的,写完后就夹在了书里,给忘记了,前几天整理书柜时偶然发现的,便打出来放在了这里,而且今年我没有继续订《读书》,到是又买了几期《读库》,现在越来越喜欢这本杂志了,准备有机会把全套都购回来,只是能不能抽出时间读就不知道了。

仅记于2010年12月02日13时55分。

荆棘鸟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