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空间,我的家

一个普通人对生活的感悟与思考

 
 
 

日志

 
 

《色·戒》:干净些,不要把我弄得一塌糊涂  

2010-07-05 12:25:28|  分类: 观影偶感(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几天,因为又从思路上下载了几部蓝光版的高清电影,硬盘的空间有些紧张。便整理了一下移动硬盘,希望能够腾出一些地方来。意外的发现了去年下载的,因为太忙一直也没有看的,曾经很热的,台湾发行的蓝光版的《色·戒》。应该说这部电影在刚上映时,因为影片的原著是张爱玲、因为影片中的类三级镜头、因为在国内上映时的删减,被炒作的沸沸扬扬。而汤唯也因为此片而一举成名,当然也因为此片而被块封杀了很长时间。直到今年才因《月满轩尼诗》而艰难复出。

多年以前,我看过张爱玲的原著,虽然今天想来已经没有了什么印象,但应该说和她的那些像《倾城之恋》、《金锁记》等作品相比,这部小说写的只能说一般吧。而正好这几天有些空,便在看南非世界杯的间隙抽出时间看完了这部曾经很热的电影。但说实话,看完之后我真的很惭愧。我从电影里并没有感觉到像李安导演在电影公映时说过的那样,影片表现了主人公为民族尊严和国家命运所做的牺牲,及对神圣不可侵犯的人的尊严的维护。(我大概记得好像李安好像说过,如果记错了见谅)我看到的是精美的画面、漂亮的旗袍、诱人的身材、还有所谓的床戏……,而且居然想起了以前看到的一篇利用截图分析汤唯与梁朝伟在影片中是真做还是假做的博文。看来,我真的应该好好接受一下思想教育了!

不过,这让我对影片的主人公王佳芝的原型郑苹如产生了兴趣。忽然很想知道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就应该感谢网络了,从百度上搜出的资料显示,这是在1939年前后发生的在上海和香港的真实事件——郑苹如刺杀大汉奸丁默村。郑苹如因其特殊的家庭背景(她的母亲是日本人)以及自己十分出众的才华和美貌,成为上海第一画报《良友》的封面女郎,是当时上海公认的名媛。当然,她刺杀丁默村的故事,有着极其复杂的背景。里面牵涉到郑苹如的中统特工身份和当时的日本首相、国民党中统、军统、汪伪政府上层高官、特务机构、郑与丁的师生关系等。但一些关键的细节,如郑苹如与丁默村经常调情但却守身如玉、皮货店的伏击、“76”号官邸、郑苹如隨身携带的“勃郎宁”袖珍手枪等也很有传奇色彩。

最后郑苹如被抓住后,在1940年2月被秘密处决。在行刑前,郑苹如对行刑人说:“干净些,不要把我弄得一塌糊涂。”这句话却让我印象深刻(当然真假无从考证)。那时她才年仅23岁,而在刑场上这句掷地有声、昂然赴死的临终遗言,让我们即使不知道这里面的复杂线索和背景,也大致可知郑苹如的刚烈性格。而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她对神圣不可侵犯的人的尊严的维护!以及为民族尊严和国家命运所做的牺牲。

当然历史是无法还原的,我们无法知道它当时的真实情况。不过前天,我去市图书馆借书时,顺便查了一下相关的资料,很幸运也在一本书中找到了基本一致的介绍。看来可能基本上还是属实的。

“干净些,不要把我弄得一塌糊涂!”不知道当时的刽子手听了这话后,会不会产生一点恻隐之心,真的能够注意一下。但今天,当我看完电影之后,却觉得有人却把她弄得一塌糊涂、面目全非了。而我们可能更愿意相信我们所看到的,不论是小说和电影。会以为这就是历史!而她仅仅为了性的被征服,还有那枚致命的鸽子蛋形钻戒,一念之间,就辜负并辜负了自己的使命。

当然,客观来讲,不论是电影还是小说,都是来源与生活而高于或低于生活的,我们也没有必要对这些问题计较太多。因为这毕竟不是历史。而且记得当时媒体报道,当时正以参选的马英九在看完《色·戒》后感动的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表示“虽然有些人将这部电影的重点放在情欲部分,但《色·戒》其实反应大时代青年男女为国牺牲奉献的情操。”看来我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感慨可能更多是因为自身的素质太低吧!

仅记于2010年07月02日23时55分。

荆棘鸟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