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空间,我的家

一个普通人对生活的感悟与思考

 
 
 

日志

 
 

江平校长的传奇不仅仅属于他个人(作者:阿计)  

2014-06-03 04:34:44|  分类: 书评书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平校长的传奇不仅仅属于他个人(作者:阿计)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在《出没风波里:江平和他的时代》首发式上的发言

(注:2013125日下午,《出没风波里——江平和他的时代》在法律出版社屋顶花园举行首发式,此书是两年多前出版的江平自传《八十自述:沉浮与枯荣》的姊妹篇。本人有幸受邀以校友代表的身份在首发式上发言,因是未作充分准备的临时发言,所以未有底稿。感谢现场速记提供了发言记录,以下文字稿即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而成,除极个别明显记录错误或疏漏处予以修订外,均为原貌。标题为发布博文需要临时添加。)

 

尊敬的江校长、黄社长(注:法律出版社社长黄闽)、吕山师兄(注:法律出版社副总编辑吕山)、各位学界的老师以及媒体朋友:

大家好。

非常感谢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跟大家交流。同时也非常抱歉,因为这两天忙于其它事务,一直没有时间认真思考、好好准备这个发言,所以如果有词不达意的地方,还希望大家原谅。

首先,我想表达三点敬意。

第一个敬意,是向陈夏红师弟表示敬意。我想祝贺夏红师弟,他又做了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向我们贡献了这样一本出色的书,这本书完全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展示了江校长的一生,江校长的精神世界,对我们时代以及国家的意义。像刚才黄社长所说的,以江校长的高风亮节,谦逊品格,确实在第一本书(指江平口述、陈夏红整理的《八十自述:沉浮与枯荣》)里面,我的感觉看完以后很不解渴,我所认识的江校长还不能完全表达出来。而这本书,通过夏红师弟的努力,通过别人的真实回忆和感受,向我们展现了一个更完整、更清晰的江校长的形象。

第二个敬意,我要向法律出版社致敬,为什么?这里面有一个典故,就是当时夏红写完这个书稿以后,曾经把原稿发给了我,让我帮他看一遍。看的过程当中,我当时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这本书别出来以后,已经不是我所看到的这部书稿了。所以当时我跟夏红交流过这个问题,我说如果是这种情况,其实还不如不出版。因为我们看到的第一本江校长自传《沉浮与枯荣》,已经删掉了几万字,我们发现江校长的一些人生经历,甚至可以说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一段经历是被遮蔽的,当然这不是出版社的原因。就这本书来说,可以说大出我的所料,可以看到出版社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所以应该向法律出版社致敬。其实,在这个年代出一本关于江校长的书或许并不难,但在现有环境下,尽可能地保留一个原汁原味的江校长,这才是真正功德无量的事情。

第三个敬意,也是最深的敬意,当然是要献给这本书的主人公,也就是法大学生所说的“永远的江校长”。我是85级学生,“永远的江校长”这个说法应当说就是从我们这一级学生、以及86级学生开始流传的。我是1989年毕业,当然现在这个年份,在我们这个神奇的国度变的非常敏感,每一年总有那么几天,你在百度上是搜索不到这个年份的。但是这个年份,对我们这一届的学生、以及法大86级学生,对我们这两届的学生来说是刻骨铭心的年份。也是这样一个年份,把江校长这样一个历经坎坷的知识分子和我们这批学生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有一个说法,说江校长是法大校史上最“短命”的校长。我感觉非常幸运,江校长的印在毕业证上只盖了500下,我就是其中一个,而现在在底下的86级校友孙国栋,他们那一届学生就非常不走运,没有盖上这个戳,他们那一届不少同学因此遗憾终生。我曾经在一篇文章说过这样的意思,江平这个大印只在法大85级学生毕业册盖了五百下,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剧,但是对法大85级这一批学生来说,却是我们的幸运。

讲到这里,我想既然让我作为校友代表发言,那么就想从一个法大学生的角度谈谈我所理解的江校长。在接受夏红师弟采访时,我曾经提出过一个问题,在座的诸位朋友可以扪心自问,就是我们提到任何一所大学,你所骄傲的一般是自己的专业,或者自己的学校,但是只有法大学生是非常特别的,他们是以一个校长为骄傲,这种骄傲不仅仅是我们这几届毕业生,而是一直延续下来,这一骄傲就骄傲了20多年,我相信也会永远骄傲下去。我曾经接触过很多低年级校友,包括现在的在校生,很多人说之所以选择考法大,就是因为听说了江老爷子在法律江湖上的神奇传说,才最终选择了这所大学。

那么,江校长为法大、以及法大的学生究竟创造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

在我看来,首先,江校长开创了法大的文化和精神传统。在我1985年入学的时候,中国法律在当时还是一个起步阶段,相对比较幼稚的阶段,法大复校后时间不长,事实上也没有形成自己的传统和精神。那么在当时,我觉得是江校长在法大创造了极为宽松和自由的传统,这种传统现在看来是非常重要的。我记得我们有一个同学讲得非常好,他说,我们当时在法大与其说学到了什么知识,还不如说我们从来没有被强迫灌输什么意识形态的东西。正是这样一种自由开放的校园氛围,才促使法大的学生从骨子里养成了一种对于自由、对于权利、对于民主和法治的向往,也正是由于江校长强大的气场,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这种传统和精神仍然在校园里面维系着。

我们可以看到,最近二十多年来,中国的所有大学在实现物质飞跃的同时,精神层面却在不断地衰败。但是作为一个法大毕业生,我可以非常骄傲地说,我们学校还有很多在公共领域去为国家为民族呐喊的人。同时我们看到,在法大不仅有这样的人,也能容忍吴法天这样的人。这样一种自由主义、包容的传统,它的精神血脉其实就是从江平时代开始的,我觉得这是江校长对于法大的第一个意义。

第二个意义,当然对法大学生来说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江校长为法大学生确立了一种知识分子的人格精神和气质标准。我觉得对8586级学生尤其如此。大家可能还没来得及仔细看这本书,里面提到的一些历史事件,在我们的人生记忆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比如说江湖上流传已久的江校长的“惊天一跪”,夏红师弟跟我说江校长其实是否认这一点,而我们许多同学都说亲眼目睹。其实,事实真相真得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人用这样一种极为悲壮的方式来表达对江校长的敬意,这才是重要的。

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还有1989年,当我们彷徨无助的时候,在学校礼堂里面举行毕业典礼。当时高唱国际歌,台下是学生流泪,台上是江校长老泪纵横,领着我们唱国际歌,关于具体细节在这本书里有描述。我想说的是,国际歌在那个年代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这个毕业典礼也是法大历史上唯一一次唱国际歌完成的毕业典礼,即使以后有重复,也无法达到当年的精神高度。正是江校长领唱国际歌这样一个行为,照亮了当时人生穷途末路的毕业生,给他们的人生带来光亮,使他们即便是带着满身辛酸投身于这个国家的茫茫人海当中,仍然能够把很多精神上的东西保持下来。

再比如说,关于江校长的免职问题,其实很多法大学生都很多次讨论过这个问题,为什么江校长是免职,而不去主动辞职呢?夏红让我谈过这个问题,但在现在这本书里基本被删掉了。我记得当时回答这个问题的中心意思是,这恰恰证明江校长是多么富有牺牲精神,因为当时主动辞职是一种解脱、是一个多么轻松的选择,但是坚守在这个位置,承受压力,能够保住多少学生,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付出。

我记得当时在我们毕业的时候,江校长在很多人毕业纪念册上题词,写得最多的八个字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些东西对法大学子影响非常深远,现在我们看到,现在在公共领域非常活跃的法大人,当然我说的是非官方的法大人,而不是得到官方宠爱的法大人,就我熟悉的那个时代的法大学生来说,比如人权律师浦志强,比如在座的孙国栋,还有86级的王俊秀,他们都在各自做自己理想主义的事业,我相信他们都是从那一年,从那个时代,从江校长身上得到了精神的滋养。所以我们也可以理解,当前两年有消息说江校长因为身体原因得了小的中风时,为什么有那么多学生非常难过,有的甚至情不自禁流下了眼泪,因为那是发自肺腑的。

下面要谈到为什么这个时代会出现江平?夏红曾经就这个问题与我进行过交流,但我的回答在现在这本书里被删掉了许多。记得当时提到,曾经有很多人把江平和蔡元培相比,当时我跟夏红说,我认为两人是无法比较的,对蔡元培来说,他的贡献是创造了大学自由的传统,这是每一个大学校长都应该去做的,而且可以说在每一个时代都应当这样。而江平是提出了只向真理低头。从这个意义上说,不能简单地把两人并列。

当然我不是说蔡元培不伟大,应当说蔡元培在他那个年代是最伟大的校长。他和江平的不同,实际上两人处于不同的时代语境下,换句话说,蔡元培需要对抗的是传统的教育观念和体制,而江校长在那样的时代语境下,他所面对的是什么,我不说,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很清楚,他所面临的压力和蔡元培完全不同。所以说在那样的时代语境下,需要有一个校长超越蔡元培,这个校长就是江平。

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在90年代以后,中国知识分子都在转型,不少人选择充当权力的宠臣,或者做犬儒主义式的学问。但让我们非常感佩的是,江校长依然站立在这个时代的最前列。关于这一点,比如江校长在公共领域的一系列发言,等等,刚才国君(注:中国律师观察网主编赵国君作为读者代表发言)和学术界的老师代表(注:清华大学教授王保树作为法学界代表发言)已经讲了很多了,我不再过多地重复。

但是我想谈一点,就是我觉得90年代对江校长来说也是一个个人的重大转型节点,正是从那个年代开始,他已经不仅仅是学术意义上的校长,也成为了一个思想的战士,他也不仅仅是法大的江校长,而是开始成为知识界、思想界的永远的校长,他不仅属于法大,也属于整个中国社会。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他所说的“只向真理低头”,“我所能做的只是呐喊”,成了一切有良知、有担当的知识分子的共同精神标签。

最后想说两点期待,

第一,我真切的希望,同时相信也是许多人的愿望,希望江校长能够健康长寿,因为他越健康越长寿,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民族的贡献就越大,我坚信在未来的岁月里,我们仍然能够不断聆听到江校长的呐喊。而这样的声音是一定要保留下来的,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夏红师弟那本书并没有写完,还应该继续记录下去。我们可能遭遇了一个不太幸运的年代,但是非常幸运的是我们有江校长这样的知识英雄,他给这个日益堕落的年代和社会带来了弥足珍贵的光亮,也给很多人的人生带来了烛光,希望夏红师弟把这件事情做下去。

第二,从更广阔的意义来说,江校长传记已经不仅仅属于他个人的传记。法国作家马拉美曾经说过:“所有的书都是一本书”,我们可以从国家的民族的和人生的角度去理解这句话。在我看来,江校长个人的传奇,个人的故事,已经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历史,也是属于一个时代的历史,属于一个国家的传奇。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我希望这本书能够感召起更多的有良知、有担当、有理想的后来者,汇聚成共同的价值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大家一起去书写一部大书,为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也为自己留下更宏大的历史之书、命运之书和人生之书。

    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