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空间,我的家

一个普通人对生活的感悟与思考

 
 
 

日志

 
 

我的日志(2016-11-10)  

2016-11-28 05:11:55|  分类: 我的日志(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日参加了读库2016读者年会,这次的年会又是老六的独角戏,没见到柴静也没见到白岩松。当然,老六独自撑下这三个多小时的读者会,讲得也很好,讲的如何做到不焦虑,讲的苏阿姨的故事,也引起我的思考。另外,老六也向读者汇报了读库在今年的发展。不过遗憾没能成为幸运读者,但有幸在结束后跟老六合了张影。

我的日志(2016-11-10)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老六在年会开场首先提到了去年做的一次测试,测试是从五个维度来了解自己,诸如外向度,在集体场合中的“人来疯”性格;合作度,和团队其他人协同、协作的能力;开放度,指接受学习新事物的能力。这些听起来很相近,其实差别很大,有的人并不外向,但合作度很高,有的人特别宅,但非常乐于接受新鲜事物。还有一个是勤奋度,乍一听是褒义词,但过于勤奋的人也容易事倍功半,费力不讨好。另一个是焦虑度,这个词大家顾名思义就可以知道,焦虑是如今出现频次很高的一个字眼。这几个维度一一测过,就能够对一个人的性格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当然准确度其实难讲。

其实对焦虑,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好,一点儿都不焦虑,心宽体胖,不着急不上火,吃得香睡得香。但有时候也很焦虑,为这世道,也为自己,这四十岁这么快就要混过去了,没取得什么成绩,也没争取到希望的改变,是该焦虑一下的。

我的日志(2016-11-10)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也曾有朋友问我:你为什么不焦虑?是啊,如何让自己不焦虑?老六试着回答了一下这个问题,虽然听起来像心理鸡汤,但我觉得其实挺有道理的。

我的日志(2016-11-10)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第一,真正做起事情来你会发现,不高兴、抱怨、愤怒是最没有用处的。你只要不高兴,马上就会变得没头脑;也只有没头脑的人才习惯于不高兴,这种人唯一的本事就是不高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你通过生气、抱怨能得到解决的,除非是对你的家里人、下属发脾气,但那不是真的奏效,只不过是情感绑架和威胁,你才能让自己的愤怒得逞。明白这个道理之后,自然就没有那么多气可生了。

我的日志(2016-11-10)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第二,有一个老笑话。天上下雨了,大家都急匆匆地跑,一个傻子还在雨中慢条斯理地走。有人提醒他走快点儿躲雨,他说,前头也是雨啊。这听起来很傻,但确实永远有做不完的事。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人到中年的心态,对我来说,很多活压在心头,经常被各种工作、各种事情追着屁股跑,甚至被追得很狼狈,但心里头已经着急不起来了。

我的日志(2016-11-10)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第三,凡他人承受的,必会落在你身上。这是另外一个非常沉痛的人生体会。很多天才、学霸级的人,年纪轻轻就功成名就志满意得,慢慢也会明白:人这一辈子,其他人要承受的伤痛、挫折、迷茫、无助、绝望,你也一样都少不了。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明白这一点后,就很难焦虑起来了。

我的日志(2016-11-10)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第四,是老六提到的读库这些年的一种经营理念:冰山。冰山露出那一小部分就行了,更大的部分潜藏在水下。对于读库来说,老六觉得不用把所有的钱在一天之内都挣完,不用涸泽而渔,透支明天,要给以后留一些机会,留一些资源,留一些事情做。

我的日志(2016-11-10)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第五,有时候你还没想清楚就很仓促地去做事情,这种情况下,执行力越强,越容易出事儿,越容易导致灾难性的后果。所以有时候也要提醒自己一下,当你兴冲冲、急匆匆地想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内心不妨停一下,慢一点儿,再想一想:是不是非得这样做?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我的日志(2016-11-10)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第六,阿别林现象。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后,美国一所大学的一位老师订婚了,暑假就和女朋友一起回娘家——广袤荒凉的德州。这一对年轻人和女孩的爸爸妈妈,一共四个人住在偏僻寂静的农场,几天下来特别无聊。那个时代没有更多可消遣的娱乐,天又很热。于是有人提出:咱们去吃烤肉吧。其他人都赞成,这四个人就开车去吃烤肉。广袤荒凉的德州,离他们最近的一家烤肉店也有几十公里远。在这样炎热的夏天,四个人开着车一路颠簸——那时候的公路状况很糟糕,尘土飞扬,车里像闷罐头一样,赶到这家叫“阿别林”的烤肉餐厅,汗流浃背地吃了一顿饭。吃完烤肉又回去,来回折腾了好几个小时。

这是很寻常的一件生活琐事,大家也没什么意见,只是在回家的路上出现了一段短暂的沉默,过后几个人都不愿意再提这次晚餐。新郎本身就是研究行为学、心理学的,他想,整件事从一开始,提议的人和附议的人都是出于好意,但是最后却导致了一个大家都不舒服的结果。组织行为学就为这次事件起了一个名字:阿别林现象。

这六方面看似简单,其实真正落实到生活中并不容易,但值得去尝试。 

 

另外,老六在讲到给用户画像的问题时,讲了苏阿姨的故事。

下面引述的是老六的原话,用了第一人称,其中的“我”指“老六”。 

前些年,成都的一位读者问我:你爱不爱吃辣酱,我马上说官人我要。过了几天接到一大包很重的辣酱,当然是快递到付。打开一看,是一小袋一小袋包扎得特别严密、特别周到的辣酱。糟糕,现在说到这些辣酱,我还是忍不住要流口水。四川、重庆的辣椒好吃也是在情理之中,我就给她打电话,说辣酱确实很好。当时我并没有注意看快递单上的发件地址,其实那不是四川的,经她纠正,才知道这是她妈妈做的,从银川寄来。原来宁夏的辣酱也那么好吃。

后来苏阿姨每年到了夏末秋初的时候,都会给我寄来好吃的辣酱。我也断断续续、或长或短跟她打了许多次电话,逐渐拼凑出苏阿姨的人生经历。

苏阿姨的父亲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学经济,1949年前后在银行工作。她的妈妈在南京大学读书,一开始学医学,但医学生花费比较多,读不起,就改学生物。因为家里经济状况不好,所以她就去做家教,家教的人家就是合肥四姐妹。从《合肥四姐妹》那本书里我学会一个词叫干干,这是安徽人的说法,将家里的阿姨、帮佣称作干干。那本书里特别让人有感触的是,这些干干和大家族里的人员并不是主仆关系,很多时候是同吃同住,很多人的生老病死也是在这个家族里。后来风云变幻,张家也有倒霉的时候,反倒是这些佣人们去接济他们。苏阿姨的妈妈因为做家教,就和四姐妹结为金兰之好。据说沈从文和张兆和的恋爱,她起到了很大作用。按照苏阿姨的说法,后来历史书上把这个功劳归给胡适,那就不跟胡适争了。

苏阿姨的妈妈是卢作孚的学生,毕业后被卢作孚推荐去上海,在虹口中学教生物。她父亲本来在银行工作,为追随太太,就去了上海第六十中学教地理。他们有三个孩子,苏阿姨是最小的。到1957年反右,他们毫无悬念地被打成右派。1958年,一家要被下放到宁夏。三个孩子中的老大已经考上了北大地质系,夫妇俩带着苏阿姨和她二哥,四口人去了宁夏。

她的父母到了宁夏,先是修路,住在工棚里头,然后被安排在灵武县,先是小学老师,后来又在一所中学执教。苏阿姨就跟着父母,从银川到灵武。

苏阿姨是共和国的同龄人,中考的时候是灵武县第二名,但因为出身问题,没有被录取(五十年后才知道是被人顶替),所以她的学历就是初中毕业。她原来志向很高,因为大哥是学地质的,学制六年,她就非要超过哥哥,说要学八年。妈妈告诉她,学八年的只有医科大学,所以她一直是想考中国医科大学。但这个初中毕业生却要上山下乡,到林场去劳动。她十四五岁的时候,身高只有一米四五,已经进入青春期,却有很严重的妇科疾病,因为她自己一点生理卫生知识都没有,直到几年后跟妈妈交流时才知道。患阑尾炎,她被送到银川医院,因为治疗不及时,医护手段也落后,所以又是肠粘连。她这一辈子一直在和各种疾病纠缠。

出院后,林场却回不去了。林场的人告诉她:你在银川治病花的钱,都超过你为国家做的贡献了。她被退回灵武,很多红五类的子女都没有工作,她这种黑五类的子女就更没戏。1968年,苏阿姨结婚,嫁给一个运输公司的司机,生了三个孩子,两儿一女。她的工作就是在运输公司做车工、钣金工。

恢复高考的时候,她第一年考了三百零五分,据说这个分数可以上北大、清华,但政审没有通过,第二年还想再考,已经超龄。

父母平反,落实政策,退休后,她得以顶替父母的岗位,到灵武中学当老师。但学校不允许一个只有初中学历的人教初中,所以让她教小学。她又自学电大,来与自己的工作相配。

苏阿姨的家庭生活也很不幸福。1982年,她得了系统性红斑狼疮,到上海瑞金医院治疗,治了很长一段时间。从上海再回到灵武,丈夫委婉地提出离婚。

关于家庭生活的是非曲直,我们不好判断,也涉人隐私,不便多说。苏阿姨告诉我,她在上海治疗的时候,瑞金医院的医生跟她说:“你的治疗效果非常好,如果照料得好,大概还能活十二年。”她就想,我不能离婚,否则三个孩子怎么办。她决定熬过去,假装没听懂,不就十二年嘛。

1987——苏阿姨跟我说的是:已经说出这种话来,不离也得离了。”——她在这一年离婚,独自带着几个孩子。

苏阿姨离婚后,不愿意再在灵武生活,就想办法调到银川的宁大附中。她没有教职,是图书馆管理员。

治疗红斑狼疮要用激素,所以她的肾功能衰竭,患上尿毒症。女儿因为要照顾她,学业没有顾上,高考落榜。

苏阿姨得尿毒症后,在北京找到一家民营医院,就在301医院后面。女儿正在复读,半年后高考,她没有让女儿跟她一起来北京。

苏阿姨每天晚上在北京的病床上祈祷:不要让她死那么早。如果死在北京,女儿肯定又考不上了。最好再给她几年时间,等女儿毕业,不要让她上学期间成为孤儿。

这次治疗后,医院宣布她还能再活五年。这一年是1992年。

后来,苏阿姨陆续双侧股骨头坏死、视神经萎缩,但她一直活到现在。

我的日志(2016-11-10)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引述的内容有删减,但大体的内容是这样的。

苏阿姨的故事,是这几年之间,老六陆陆续续听来的。关键是,据老六的描述,苏阿姨似乎从来没有抱怨过,就像在说另外一个人的事情。她刻苦钻研辣酱的生产技术,购买小设备,后来还用上了新的辣椒品种,由辣椒和枸杞嫁接而成,辣酱中就有了甜味。她每年买几百斤辣椒做酱,能够做到第一批和最后一批的口味一样,质量稳定。

三个孩子都在其他城市,苏阿姨一个人生活。但她每天吃饭也是有菜有汤的,标准一点儿都不能降低。她是一个活得很讲究、很体面的人。

两年前老六还发过一条微博:老太太八十多岁,老犯心脏病,每次去医院,都不通知儿女,自己去自己回。在医院期间,要能下床打饭就自己去,动不了就请护工或病友帮忙。她对儿女们说,我是去看医生的,你们又不是医生,来也没用,干好你们自己的事情吧。我要是真的不行了,医院也解决不了,那你们来一次就够了。

这是另一个退休老师的故事,也是老六听苏阿姨讲的。

说实话,在现场听老六讲这样的故事,我是非常有感触的,可能有人会非常赞成老太太的这种刚硬,也有人觉得这对儿女们来说是种折磨。我想,可能只有苏阿姨这样的人,才能认识这样的老太太,才能和她成为朋友。真的是人以群分。

其实呼应之前关于焦虑的话题,其实人活着,应该努力学会不抱怨,明白凡他人承受的,必会落在自己身上,学会接受现实。我一直觉得,只有能真正学会接受现实,才能更珍惜当下的生活,才能更加努力的为目标拼搏!

仅记于201611102215分。

荆棘鸟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