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空间,我的家

一个普通人对生活的感悟与思考

 
 
 

日志

 
 

闲说韩国电影  

2016-12-21 06:49:19|  分类: 社会杂谈(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段时间码了篇文字介绍了中国电影审查制度的前世今生,而即将与明年31日起开始实施的《电影产业促进法》虽有所放松,但仍坚持审查制度不动摇。

最近几年看了多部精彩的,同为东亚近邻的韩国拍摄的影片,忽然对韩国电影发展的历史产生了好奇,想知道是怎样的环境,使韩国的导演们有机会拍摄出如此多的精彩影片。当然,我这不是说中国的电影就不精彩,暂且不说影片的内容如何,至少中国的电影市场是繁荣的!

简单梳理韩国电影发展的历史不难发现,除了取消审查,就是取消进口电影的限制。韩国国产电影曾经被进口电影压制到只有15%的市场占有率,惨不忍睹,然而正是由于这种强大的竞争压力,造就了后来韩国电影的腾飞。由此可见,想解决很多人所诟病的中国电影的水平问题,取消审查是第一步。

韩国电影自19世纪末电影首次被引入韩国以来至今已有百余年历史。

1919年,韩国早期电影开拓者金陶山制作了韩国本土首部电影《义理的仇讨》。在经历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压制和军事政权的严酷审查制度后,韩国电影随着民主化进程的推进在1980年代进行入新的发展时期。新的人才不断进入,特别是原有的电影审查制度的废除,使韩国电影业的环境得到改观。进入1990年代以后,韩国电影消化了市场开放后外国进口电影的冲击,呈现出高速发展的态势。

一、朴正熙政权对电影业的管制

1961年,朴正熙通过5·16政变控制韩国后,开始打着保护和培育的口号对电影业进行管控。

1962120日,韩国颁布了历史上首部《电影法》,并在1963年、1966年和1970年对其进行了三次修订。《电影法》的核心内容是企业化的政策和外国电影进口配额制。

与此同时,朴正熙政府还加强了对电影的审查。含有政治因素,描写社会黑暗面,反伦理,和揭露现实社会的影片遭到了封杀。

1970年代,韩国政治进一步走向独裁统治。朴正熙当局打着保护国产电影的名义,通过外国电影进口配额制资助国产电影的制作,但却导致了国产电影质量的下降。电影业准入门槛的提高和电影审查制度也扼杀了韩国电影自身发展的动力,使电影偏离了艺术发展的轨道。

1969年至1976年,韩国观影人次从1.78亿锐减三分之二,人均观片数量从原来的每年五六部下降到不足两部,全国影院数量也从659家减少到541家。与此同时,电视的普及和其它娱乐产业的发展也使韩国电影的萧条进一步雪上加霜。

1973年,朴正熙政府修订《电影法》,设立映画振兴公社,并开始打着为国产电影提供范本的名义直接制作电影。

闲说韩国电影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反共影片《证言》(1973年,林权泽执导)是映画振兴公社制作的首部国策电影。为支持这部影片的制作,朴正熙政府将江原道的一个村庄划为拍摄现场,派遣大规模装甲部队和步兵并动员大量临时演员协助拍摄。此外,影片采取了当时最先进的特效,建造了汉江大桥、战斗机等道具模型。政府的大规模支持使《证言》创作出当时难得一见的视觉奇观,上映后也取得了很好的票房成绩。印象中,这部影片我多年前看过盗版DVD版的,可以说,整体效果还是不错的。

续《证言》之后,映画振兴公社又投巨资制作了《野菊花盛开的地方》(1974年,李晚熙执导)、《残留谍者》(1975年,金时显执导)等一批反共电影。为宣传当时朴正熙政府的新乡村运动政策,映画振兴公社还制作了《妻子们的行进》(1974年,林权泽执导)等多部新乡村电影。这些影片的票房都不理想,有些甚至入不敷出。为了达到收支平衡,朴正熙当局采用了赠票或包场的方式动员、组织群众观看,结果遭到舆论的批评。

朴正熙当局每年年初都要发表有关电影的政策。这些政策不仅要求电影公司制作反共、宣传新农村政策的电影,还要求制作忠孝、护国、克己奉公等能确立民族主体性鼓舞爱国爱民族的国民性电影。《乱中日记》(1977年,张一湖执导)和《世宗大王》(1978年,崔寅炫执导)讲述的是统治者的人性苦恼,通过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塑造一个受人尊敬的统治者的形象(据说原型是朴正熙)。

《五戒》(1976年,张一湖执导)等则是劝诱大众顺从旧时代儒家思想的臣民化政策电影。这些电影被定为优秀电影后,会得到政府的补偿。但它们其中的很多甚至都没有公映过。

二、1980年代的转折期

维新体制崩溃后的1980年代,韩国当局开始逐步放松制约电影业发展的各项政策。

1980年文化公报部废止了原朴正熙政权的优秀电影奖励制度,优秀电影不再是为取得外国电影进口配额而制作的电影,而是真正具有思想性、艺术性,能深深打动观众的电影。

19843月,映画振兴公社设立了培养导演、摄影、编剧等专业人才的韩国映画学院,为萧条中的韩国电影点燃了复兴的火花。 同年,韩国第五次修订《电影法》。原来电影业的许可制被登记制所取代,准入门槛的降低使自由制作成为可能。

此外,新修订的《电影法》将电影的制作业务和进口业务进行了分离。原来少数电影制作公司垄断韩国电影的局面被瓦解。

1986年,韩国在美国的压力下第六次修订《电影法》。原来对外国进口电影的限制被废除,外国电影公司可以在韩国建立分支机构直接经营电影业。19881月,联合国际影业和20世纪福克斯影业公司率先在韩国设立分支机构,抢滩韩国市场。924日,联合国际影业的第一部直配电影《致命诱惑》在韩国影院上映。

电影政策的变化一方面使电影制作自由化,另一方面对外国进口影片限制的废除也使原本在政府保护伞下生存的韩国电影业受到巨大的冲击。同时,1980121日开始的电视节目彩色化也给电影业的发展带来不小的冲击。

闲说韩国电影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在朴正熙被暗杀身亡后的1980年代初,过渡政府管理下的韩国出现了短暂的民主时期。《人之子》(1980年,俞贤穆执导)、《有风的好日子》(1980年,李长镐执导)、《曼陀罗》(1981年,林权泽执导)、《底层市民》(1982年,裴昶浩执导)、《傻瓜宣言》(1983年,李长镐执导)等以敏锐眼光批评现实生活严峻问题的影片得以成功规避略为宽松的审查制度的检查而上映。

19823月,在光州事件的旋风中登场的全斗焕政府,为了分散民众对政治的注意力,开放了深夜剧场。3月下旬,郑仁烨执导的《爱玛夫人》成为第一部深夜剧场影片,引发了情色片制作的热潮。午夜剧场也成为受年轻恋人欢迎的约会场所。

1990年代和21世纪是韩国电影在开放中重获新生的时代。根据韩美的电影协商,自198911日开始韩国电影公司无需经政府批准就可以进口外国电影,外国电影也无需经过审查,韩国逐年放宽对外国电影进口拷贝数目的限制,直到1994年完全废除。

1988年以来,已有联合国际影业(1988年)、20世纪福克斯(1988年末)、华纳兄弟(1989年末)、哥伦比亚三星(1990年)、博伟(1993年)五大电影直销商在韩国建立了分公司。1990年,联合国际影业发行的《人鬼情未了》(1990年,杰里·朱克执导)在首尔剧场上映后取得巨大成功,标志着美国直配电影已经长驱直入地稳步进入韩国市场。

外国进口电影对韩国电影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1980年代,韩国国产电影的占有率曾上升到30%,但在1993年已经下降到了历史最低的15.9%1998年,韩国国产电影的数量由1990年前后的100120部,缩减到43部。而进口外国电影则由1984年的25部,激增到1996年的405部。

“长山串鹰”的电影人柳寅泽、洪基善因以光州事件为题材的电影《啊!梦之国》未经审查上映被韩国当局拘留起诉。两人在19915月向宪法法院提出了申诉。1992年,长山串鹰代表姜宪因反映教育改革的影片《打开紧闭的校门》未经审查擅自上映而被拘留。1993年,姜宪以公演伦理委员会电影审查制度违背宪法保障国民言论、出版自由和创作自由为名向韩国宪法法院提交了违宪申诉。

1996年,韩国宪法法院就长山串鹰对公演伦理委员会执行的电影审查制度的违宪申诉作出了违宪判决,宣布《电影法》所规定的电影上映前必须接受公演伦理委员会审查的规定,违背《韩国宪法》第121条第一款所有国民享有言论、出版的自由和集会、结社的自由所赋予的公民权利。与此同时,韩国宪法法院还明确有必要禁止青少年接触色情、暴力电影,提出电影界建立自律的分级制

同年,韩国修订了《电影振兴法》,成立了韩国公演艺术振兴协会用于取替原有的公演伦理委员会,并对电影实行全体可观看、12岁以上可观看、15岁以上可观看、18岁以上可观看四个等级分类制度。1999528日,金大中政府根据《电影振兴法》成立了法定民间机构电影振兴委员会,并将电影业选为政府重点扶植的对象,韩国电影发展环境得到了改善。

进入1990年代后,独立电影公司开始在韩国电影业出现。1980年代后期制作录像电影的大企业也开始直接参与电影的制作。相比传统的忠武路电影制作公司,独立电影公司善于分析和观察的年轻企划人员更受到大企业的偏好。电影企划者的登场使韩国电影的产业结构发生了变化,开启了企划电影的时代。

1992年,申氏企划集团参与策划,由三星集团投资的影片《结婚故事》成为韩国的首部企划电影。该片创下了当年最高的票房纪录。之后,申氏又推出了《甜蜜新娘》、《幸福不是成绩单》、《妈妈先生》等企划电影。1990年代中后期,企划电影已经成为韩国电影的主流。

1996年以后,韩国电影开始保持快速增长的势头,市场占有率由1996年的23%提高到1998年的35.8%2001年更是超过了50%。韩国电影的观影人次也开始呈几何级增长。

闲说韩国电影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1999年,《生死谍变》的上映拉开了韩国大片的时代,其观影人次达到580万,一举刷新1990年代初《西便制》所创下的百万人次纪录。此后,韩国电影的票房纪录每年都被刷新。

2000年,朴赞郁执导的《共同警备区》的票房突破了600万。2001年,《朋友》票房达到818万。

之后,2003年的《实尾岛》和2004年的《太极旗飘扬》票房相继突破1000万,使韩国电影进入千万时代。2013年,杨宇锡执导的《辩护人》不但票房突破了1000万,更成为中国法律圈的一个热议话题。2015年,崔东勋执导的《暗杀》,不但票房突破了1000万,更获得电影节的多个奖项。

闲说韩国电影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闲说韩国电影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与此同时,韩国电影也实现了质的飞跃。韩国电影在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上取得骄人的成绩,并涌现出一批优秀电影导演。釜山国际电影节、全州国际电影节、富川国际奇幻电影节等相继在韩国举办。其中,1996年开始的釜山国际电影节已经发展成为亚洲代表性的电影节。

韩国电影腾飞的两大法宝——自由创作和自由竞争,中国一项也没做到,而且随着《电影产业促进法》的实施,也将继续做不到。

仅记于201612172255分。

荆棘鸟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