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空间,我的家

一个普通人对生活的感悟与思考

 
 
 

日志

 
 

鸡年说鸡  

2017-02-05 20:14:14|  分类: 感悟生活(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迎来了中国传统农历十二生肖中的鸡年,生肖作为中国的民俗文化符号,有着十分悠久的历史,而其文化源头,古今学者对此仍众说纷纭。

鸡年说鸡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我国古代特别重视鸡,称它为“五德之禽”。中国古代的各种典故,年节习俗中都有“鸡”的身影,如各种器皿,画上的鸡,词句成语里的鸡,立春时节的“戴春鸡”等,呈现出丰富的鸡文化。遍布世界的鸡,且为人类演绎了一部史诗般的,关于进化、农业和美食的成功历程。

对于我们来说,鸡或许是最熟悉而又最陌生的动物。据不完全统计,如果把全世界的家鸡按人平均分配,那么每个人大约可以分到3只。家鸡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了重要的食物来源:鸡肉和鸡蛋。

当然,鸡的家族是很庞大的,除了进入人们餐桌的家鸡、火鸡,去动物园看到的野鸡、珍珠鸡等,从生物学上讲,其实它们和孔雀、鹌鹑等一样,都隶属于鸡形目,此目包括776属超过285种鸟类,广泛分布于除南极外的世界各地。

对我来说,印象深刻的还是鸡肉和鸡蛋。

小的时候,家里的生活条件并不好,妈妈养了几只鸡,但下的鸡蛋主要是用来卖的,能吃到鸡蛋是生病时才享受的特殊待遇。而现在鸡蛋早可以随意吃了,想想生活确实比以前好多了,但好像鸡蛋吃起来缺少了那么点味道,可能是因为现在大规模养殖后,鸡蛋的味道确实差多了,也可能是因为再也吃不到妈妈烹饪的鸡蛋,烹饪的人变了,味道也就变了。

小的时候,也是过节才能吃到鸡肉,而现在,如果你想吃,完全可以天天吃顿顿吃了,但我却不太喜欢吃了。

从和我家领导谈恋爱开始,之前的准岳母到现在的岳母,每次炖了鸡肉,都会叫我们回去吃。说实话,因为因为岳母炖的鸡多数是亲戚送来的散养的土鸡,加之岳母烹饪的手艺还不错,炖出的鸡肉绝对是外面难以吃到的。而现在到了离家千里之外的地方工作,每次回去,岳母都会把特意留下的土鸡拿出来炖给我吃。让我觉得有着别样的味道,吃的是美食,感受的是温暖!

上面这些是题外话了,下面还是说正题吧。(以下文字系根据相关资料整理而成)

结合现在的考古发现及文献记载,科学家们推测,新石器时代的先民用残羹剩饭,将红原鸡吸引到人类聚居的部落附近,继而将其驯化成可以人工饲养的家禽。红原鸡是家鸡的直系祖先。时光流转,原本属于野生动物的特性,比如保护色和敏锐的视觉,在家鸡身上逐渐消失和退化;而产肉和产蛋等人们关注的一些性状在家鸡中不断强化。如今,许多生物学家在努力探索蕴含于红原鸡与家鸡身上的遗传与变异之谜,以助推家鸡的育种及改良。

鸡年说鸡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伴随着人类的迁移活动,家鸡也被扩散到世界各地,并雄居于“全球饲养范围最广、数量最多家禽”的宝座。正是得益于科研人员一代代的定向选育,现代家鸡的生产性能都早已超越了它们的祖先红原鸡,也支撑起了现代社会赖以运转的食品供应网络。仅仅是在养鸡业最为发达的美国,每年流水线上被供应的肉鸡数量,就远比全球人口还要多。

在被人类饲养和送上餐桌的同时,家鸡也潜移默化地塑造了人类的文化。在饲养家鸡历史最为悠久的中国,鸡不仅成为十二生肖中唯一的鸟类,在古籍中留下众多的美称,也在汉语中留下了极为丰富的成语,用以形容各种品质或情境,还被誉为“五德之禽”。

清代《事物异名录》中列举鸡的别名美称有:翰音、朱公、祝祝、羹本、金禽、兑禽、巽羽、烛夜、司晨、酉禽、知时畜、钻篱菜、会稽公、戴冠郎、酉日将军、长鸣都尉……可谓琳琅满目。诸多异名,反映古代鸡文化积淀的丰厚。

“酉禽”、“酉日将军”,出自生肖文化。较早记载十二属相名单的古代典籍,东晋葛洪《抱朴子·登涉》常被提及。

葛洪是早期道教理论家。他讲道士登山涉水,言及十二地支纪日与肖兽。如“山中寅日,有自称虞吏者,虎也……卯日称丈人者,兔也……辰日称雨师者,龙也”;讲到酉,“酉日称将军者,老鸡也;称捕贼者,雉也”。葛洪以十二支对应二十六禽(其中包括金玉、老树各占一种),其实是以十二生肖为骨架,又杂以一些相类之物。典型的,如申日之猴外加猿,酉日的老鸡连同雉。

古人为何称鸡“五德之禽”?

鸡有“德禽”之美名,据考证,专家一般认为源自汉代韩婴《韩诗外传》:“头戴冠者文也,足傅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时不失者信也。”文、武、勇、仁、信,五种德行俱备,评价着实不低。

“头戴冠者文也”,由此鸡得异名“戴冠郎”。古时官帽,文为冠,武为盔。公鸡红色的鸡冠高耸,让人想到文冠。冠、官谐音,将雄鸡和鸡冠花绘为一图,叫“官上加官”,为民间常见的吉祥图案。

“足傅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这是鸡为德禽的两项说词。

鸡年说鸡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古今斗鸡的风俗,将这武和勇并用了。雄鸡的神经系统如弓弦,被雄性激素拉得满满的,好斗,争强争胜不示弱。斗鸡赏心悦目吗?那简直是惨烈的刺激。相传夏朝已有斗鸡之戏。据《史记·鲁周公世家》,斗鸡掀起的狂热,甚至演成政治风云的变幻。

鸡为“德禽”,另有“仁”、“信”两条,古人较多提的是后者:“守时不失者信也”。《庄子》形容性急的人,说他看到鸡蛋立刻就希望雏鸡长成报晓的大公鸡,所谓“见卵而求时夜”。时夜为鸡的别号。精彩的还有“烛夜”,晋代《古今注》:“鸡,一名烛夜。”着此“烛”字,称赞鸡守时,夸它如不眠的烛火一样,燃尽夜黑。

《周礼·春官》列有鸡人一职,鸡人有两大职责,掌管供办鸡牲和报时。后来,宫廷中专司更漏者称为鸡人。

鸡啼鸣,还留下了闻鸡起舞的佳话。故事见《晋书·祖逖传》。一日之计在于晨。闻鸡起舞,被用来形容一种奋发进取的精神状态。

而在世界其它地方,家鸡对民族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影响同样随处可见。和古代中国人一样,古希腊人也希望士兵能拥有斗鸡一般的勇气,而这种观念又为后来的古罗马帝国,以及今天的法国所承袭……古往今来,家鸡留在人类社会中的印记,实在是不胜枚举。

另外一个关于鸡的话题就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从生物学上讲,家鸡的直接来源是红原鸡。从野生物种驯化角度说,古代先民可以先得到蛋,但是他们无法将蛋孵化成鸡。合情理的推测只能是先在野外捕到鸡,并不宰杀而是圈养起来,有了生蛋的鸡,也就有了蛋,再加上圈养的孵蛋者,从而进入驯化养殖的循环。

“厚厚冰雪溶解,眼看梅花吐蕊,漫漫长夜过去,听到一声鸡啼。”正如这首人们熟知的贺年歌曲所唱的那样,在鸡年的钟声敲响之际,随着报晓雄鸡的啼鸣,鸡年来到了我们身边!

在这里祝大家鸡年快乐!好好抓住“鸡”会,人人生“鸡”勃勃,不要坐失良“鸡”,哪怕只有一线生“鸡”,也要费尽心“鸡”,抓住可乘之“鸡”,就会得到天赐良“鸡”!

祝朋友们在鸡年“鸡”智过人,神“鸡”妙算,鸡年腰包鼓鼓!

仅记于201701280000分。

荆棘鸟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