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空间,我的家

一个普通人对生活的感悟与思考

 
 
 

日志

 
 

观《定罪》有感之一  

2017-03-17 22:02:28|  分类: 观影偶感(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227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中国法院的司法改革(2013-2016)》和《中国法院的司法公开(2013-2016)》白皮书。白皮书介绍,2016年,全国法院新纠正重大冤假错案1117人,数量达到历史新高。2013年至2016年,全国各级法院共依法宣告3718名被告人无罪,依法保障了无罪者不受追究。

十八大以来,全国各级法院纠正了多起重大冤假错案。去年12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聂树斌强奸杀人案依法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对这些被纠正的冤假错案,特别是其中影响重大的部分案件,像内蒙古呼格吉勒图奸杀冤案、聂树斌强奸杀人冤案、浙江张氏叔侄强奸杀人冤案、河南赵作海故意杀人冤案、湖北佘祥林故意杀人冤案、云南杜培武故意杀人冤案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曾经查阅了大量资料,尽可能详细的还原了冤假错案形成的过程。并阅读了很多专家们对此进行研究的成果。而我也曾经试图码字谈谈自己的思考,但结果是,有些文字因为能力和水平的限制,半途而废;有些文字因为剖析的太过深刻,尺度较大,没有发出来。

同是,随着阅读的深入,也促使我思考,冤假错案是不是在当下法治仍不完善的中国独有的现象?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在世界公认法治健全的美国,冤假错案同样时有发生。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关于冤假错案,无论是人类的过去还是现在,抑或是未来,都无法完全避免。

当然,我这样说,绝对不是替中国刑事司法系统的错误辩护。也许可以这样说,在法治健全的欧美国家,冤假错案的发生,原因是复杂的,在冤假错案发生后,是有纠错机制的,纠错渠道也是基本畅通的,同时,他们仍在不断总结经验的基础上,持续的对刑事司法系统进行改革,以期尽最大的可能,预防冤假错案的发生。但中国发生的这些冤假错案却是不可原谅的,至于原因,我不想深入分析。好在,十八大以来的司法体制改革让我们看到了些许的希望!

近来年,随着世界各国对冤假错案的重视,相继出现了多种行之有效的纠正和预防模式。如,英国在刑事案件中极少使用刑讯逼供技巧,现在这种模式正被其他国家认真考量。英国还设立了一个被称为刑事案件审查委员会的管理机构,以纠正错误判决。发源于美国的非营利性的“昭雪计划”模式已迅速扩展到澳大利亚、加拿大、爱尔兰、荷兰、新西兰、英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等。

2006年,美国的北卡罗来纳州在经过多年讨论后,立法成立了无辜者调查委员会。时任州长麦克·伊斯利在委员会成立时表示:作为一个有着超过15年州检察官经历的人,我知道执法机关最大的噩梦就是把无辜的人送进监狱,甚至是死因牢房。

与有着复杂程序约束和无害错误规则豁免的法院不同,无辜者调查委员会只关心申诉人是否是无辜的,是否应该被免罪。委员会下辖一个由8人组成的的小组,小组成员每届任期为3年,包括了法官、检察官、刑事辩护律师、治安官、受害人的法律顾问和公众代表。委员会主任协助制定案件受理规则,并协调开展调查。如果5名小组成员同意被告人应当得到司法审查,州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将指派3名法官。如果这3名法官一致认为有“清晰而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被告是无辜的,首席大法官可以推翻原有的判决。这个委员会已经对数百起案件进行了筛选,并将其中一些移交司法审查,并有多名无辜的被告人被免罪。

观《定罪》有感之一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在这部海莉·阿特维尔主演的ABC律政剧《定罪》中,海莉·阿特维尔饰演的海斯·莫里森是前美国总统的女儿。受洛杉矶地方检察官华莱士的“要挟”,被迫带领着由律师、调查员和法证专家组成的定罪证据真实性调查组,重新检验疑似被错判有罪的刑事案件。作为一个聪明但性格叛逆的女人,海斯·莫里森最初只想着怎样尽快被开除或者让自己脱离出这种状况,但慢慢却开始喜欢上这份工作。

在第1集中,海斯选择了一件8年前因为杀害女友而入狱的奥德尔·德怀尔的案件,后经调查,发现了真凶,并且证明最初对死者死亡时间的认定存在错误。根据重新鉴定的死亡时间,死者死亡时,德怀尔正在比赛。最终,警方逮捕了真凶,法官也撤回了对德怀尔的指控。在这起案件中,很明显,法医在鉴定死者死亡时间上存在错误。在第10集,索菲谋杀大学篮球明星案中,做为证明萦菲在犯罪现场的唯一证据的DNA检测存在瑕疵,结果证明索菲是无辜的。

观《定罪》有感之一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前几年,我被“用科学分析犯罪”的情节所吸引,追看过CBS的《犯罪现场调查》。可以说,这是一部相当精彩的美剧,剧中专家们利用科学手段,通过犯罪现场的指纹、毛发、血迹、弹壳、脚印、纤维、碎屑、尸体特征等客观实物,用最先进、高科技的手段进行分析,在“一切用证据说话”的基础上合理推理,最终锁定凶手。

但这毕竟是在电视剧中,真实情况是,虽然我们不知道有多少鉴定出了差错,但鉴定存在错误是难以避免且较普遍的。特别是考虑到几乎所有的法医鉴定人员都是为警方工作,效力于政府或地方执法部门的犯罪实验室。据不完全统计,在美国共有超过350家的犯罪实验室,其中绝大多数州和地区的实验室都由执法部门运营,在一些较大的城市,由当地政府运营。

观《定罪》有感之一 - 荆棘鸟 - 我的空间,我的家

因而,这些鉴定人员要向执法部门进行报告,自然也将自己视为执法部门的一员。研究表明,鉴定人员基于自己为警察或检察官工作的身份认知易产生某种细微的偏见,甚至有时还不是很细微的偏见。科学家们在设计实验时是隐蔽的,因而并不是全体参与人员都清楚实验的某些方面,就可以避免有意或无意地受到认知偏差影响。相反,法医鉴定人员在工作时并非封闭进行。他们可能会接收到一些与待检案件相关的信息,而这些信息本来与要进行的法医鉴定并无任何关系,比如嫌疑人已经认罪的事实,或嫌疑人的前科记录等。正如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所指出的,法医鉴定人员可能差不能“保持中立”,因为鉴定人员“在接受执法官员提出的要求后会感受到压力,或者会产生某种动机——改变证据以使其有利于控方”。

有些鉴定人员,会主动搜集数据、进行调查,甚至藏匿证据、篡改报告。

当然,这些毕竟是少数的个别现象。法医鉴定人的工作还要受到科学发展水平的限制,像有些鉴定难以得出正相关,完全一致或完全相符的结论。

例如在进行显微毛发比对的鉴定中,一般采用毛发显微观察法。法医学中的毛发显微观察法,是指在显微镜下将犯罪现场发现的头发和阴毛与从受害人及嫌疑人身上取下的头发和阴毛进行一对一的比对。毛发比对在警方的侦查中一直起比较重要的作用,因为毛发很容易黏在皮肤或衣服上。但这种方法是不可靠的,尽管我们凭直觉能判断多少比例的人拥有不同颜色的头发,但鉴定人所比对的显微学特征是难以凭肉眼观察到的。也没有科学家能研究清楚毛发出现独特的显微学特征的比率,比如光滑与粗糙角质层,或大小不同的色素颗粒。所以得到的鉴定结论经常是“可以说明毛发可能与该人存在一定联系”。

当然,对这个例子,可能有朋友会说,那可以对毛发做DNA检测来认定是否同一。我查阅相关资料后得知,一般来说,毛发留存有毛囊才能进行DNA检测,且准确度不如血液或体液高。

(未完待续)

荆棘鸟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